西川「用中文思考的可能性」:

就纯粹的语言问题来说,没有哪一种语言比别的语言更高级;不同的语言必有各自的长处和短处,也因此具有各自的可能性。在良好的社会生活、历史生活与政治生活条件下,充分发展本语言的长处,接纳其他语言的优点,形成与本语言一体同生的思维活力,是再重要不过的事。

未必是他的本意,但我认为这是全文最重要的一段。若缺乏良好的社会生活、历史生活与政治生活条件,妳的语言就会变得比有良好社会生活、历史生活与政治生活条件的语言更低级。共产中文——今天所有中国人使用的语言——就是这样一种语言。

……我们就会发现中国人当下所使用的众多具有现代理论色彩、现代生活色彩的词汇,竟然都来自日语,是日本人用汉字翻译的西方概念,比如精神、世界观、目的、目标、干部、警察、公仆、公民、义务、唯物论、唯心论、偶然、必然、意识、环境、经济(现代意义上的)、工业、手工业、交通、速度、情报、市场、企业、投资、资本、质量、生产、生产力、生产关系、阶级、艺术、美术、作品、内容、审美、升华、素质、讲演、讲座、讲坛、母校等等。没有这些词汇,我们很难想想一个现代中国。当然我们的年轻人现在也在造词,网络新词,夸张地说,几天一换,比如:神马(什么)、表(嫑,不要)、酱紫(这样子)、稀饭(喜欢)、粉丝、斑竹、748(去死吧)、88(再见)、847(别生气)、987(就不去)、7456(气死我了)、9494(就是就是)、yyds(永远的神)、BT(变态)……这都是我从电脑上查来的。这就是我们的语言现实,残酷到这个程度。

我们语言现实中常常被忽略的一面是日文词汇的输入在廿一世纪并没有停止:扩散、提案、萌、逆袭、宅男、腐女 、(二/三)次元、通告、无视、欲求不满、腹黑、攻略、黑历史、人气、职场、完胜、爆买、吸猫、吐槽、严选、即视感、观光客、手作、绘本⋯⋯「神马」或许几天一换,但这些日文词基本都走不了。

点此读竖排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