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

我對語言有潔癖,雖然我不是女王的粉絲,但我非常不喜歡香港人稱呼女王為事頭婆(老闆娘)。這種稱呼反應了華人對英國秩序和英國傳統的無知。

不同秩序和傳統之間,確實隔著萬水千山。

堂而皇之用「粉丝」的人的看法本应忽略,但前述李照兴文中刚好有相关段落解释得很妥帖:

……事頭婆作為港式俗稱,道盡了更多香港人想像中和英女王的關係:那當然遠非血緣家族,甚至不算自命子民,而是一種勞資關係。對,就是香港人心態上只是為女王打工。香港人一般稱小老板為「事頭」(粵語中這「頭」字讀上聲),記着,不是大企業老板,而更多所指是小店老板。就如那些街頭巷尾的夫妻店或茶餐廳,往往夫妻輪流看檔,女主人,一般才稱作「事頭婆」(這裏「頭」字則讀回常規)。那是一種有階級性但又親切的稱謂,是小團隊式就業受僱規模,准時出糧,全力以赴,可能沒有男性老板的尖酸,多了一份女性店主的人情味。它象徵的實是一種社會默契:公平交易,人情世故……無論如何,要理解香港人對女王的這個通俗理解,才能明白箇中的情感變化。由是,到後來才會發現這種理解,原來和近二百年前英國一開始對香港實行的殖民策略,原來是那麼切合,原本那就是那麼赤裸的商業往還,與其說是殖民,不如說,其時英國是僱用香港人去幫它做生意。

蔡志浩

你不喜歡高高在上的姿態,想要世俗一點,很好。但即使是世俗依然可以、也應該要很有教養。世俗不等於鄙俗。

香港人在七十年代已经通过事头婆一词体现了世俗的教养,喝劣质奶长大的余杰到二零二二年还不明白。

点此读竖排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