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照兴「從事頭婆到騎士精神:香港的英王遺產」(要付费,文中链接系引者所加):

英國政要傳統上,悉心維護王室的尊嚴,等如票子和面子的兩面,在一種廣受認受性的現代化王室轉化中(從過往天賦的神權過渡到宣傳為人民擁戴的形象),一個受尊重認可的王室,令施政更有效,因為它把握了更難言說的精神層面塑造魔法。

……

套到香港實例,是兩個對香港乃至整個華人社會真正革命性的影响,它幾乎解決了兩個長期存在於所有華人社會世紀以來的陋習:賭博和貪污。前者,是靠建立英皇御准香港賽馬會,把賭馬規範化,之後再擴展到其他賭博範疇……另一更重要的,根本性把香港提升到全球最文明華人社會級別的,即七十年代成立的 ICAC(按:即廉政公署)……英殖時期的香港改造,雖然來得很晚,可以說是近至回歸前三十年前才突然加快腳步,可就是這三十年,由 1967 年至 1997 年,說它是華人世界中,曾經擁有過最文明自由開放的社會形態,是華人社會最幸福的時光絕不為過。

而在個人成長層面,則非契約精神之影响,而是作為「全人」的人格鍛練。英王室及其香港代理(歷任港督),一直灌輸一種「紳士價值」,再結合騎士精神,導至一種影受極廣的香港成長價值觀。這裏說的,非指刻板印象中那西裝帽子雪茄紳士,而是一種做人的品格與格調。在最基礎的層面,是身心健全發展,為人正直,浩愛大自然。在我們就學青少年期,香港學生對愛丁堡獎勵計劃(由王夫愛丁堡公爵設立,現稱香港青年獎勵計劃)都耳熟能詳,那是通過參與社會、戶外活動、學習技能及運動等考取不同獎章。理念是從真實外界社會及大自然中學習成人。

……

那實在是一種品格的渲染多於其他,為作為一個「全人」的要求作好準備,而所謂全人,最簡單基本即為健康幸福,再配以養成的禮儀、教養、學識。這是英國王室輸出的其中一種英國軟實力所在……在此品味、教養與格調普遍失落的時代,不是說帝制,而是說傳統上由王室帶示範作用的優良全人品質該更形珍貴。

点此读竖排版)